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党群工作 > 详细信息
详细信息 更多>>

月到中秋偏皎洁

时间:2017年10月12日    作者:郭萌    来源:

    白露之后,再有一次月圆便是中秋了。今年的中秋和往年有些不一样,今年的我走出校园,告别家乡,来到了与故土相隔一千七百公里的海滨城市——厦门。我是个地地道道的陕北姑娘,以前从未久离过家乡,如今一走竟是跨越大半个中国。陕北是山区,黄土高原沟壑纵横,像极了父老乡亲们一笑便满是皱纹的脸,黄河流经此地时,也要左冲右突,走的百转千回,才终于绕出了这一片高原。看惯了粗犷的黄土和大川,一下子看到辽阔的的东海和秀丽的岛屿,我竟有些看痴了。

  算一下时间,来厦门也已经快一年了。去年来实习的时候,从延安出发,那时冷空气已经席卷北方,有几场雪落下了。一路走来,从北到南,从银装素裹的陕北走到花繁叶茂的闽南,仿佛时光倒流,从初冬回到了夏末。南方的冬天来得很晚,北方已经落雪了而南方还是一派郁郁葱葱的模样。北方的秋天也来得比南方早,秋分——寒露——霜降,叶子由浅黄,深黄直到金黄,还有几种树木的叶子大概是不喜欢黄色,结果硬生生憋红了脸。金秋一词本是出自清代魏源《华山诗》之中:‘金秋严肃气,凛然不可容’。在我国古代,有这样一种看法,世间万物都是由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构成,木主管东方与春季,火主管南方与夏季,金主管西方与秋季,水主管北方与冬季,土主管中央,并扶助木、火、金、水。金秋只是秋天的意思,但后来,秋意正浓之时,树叶由翠绿变的金黄,金色的金倒也正合金秋的金。

  小时候的我对中秋节是又爱又恨,爱是因为过节可以放假,恨当然是因为假期作业了,一天半的假期感觉布置了平时两天的作业量。好在小时候的老师们像是商量好布置作业一样,不管是哪个年级,相对而言作业量都是差不多的。住一个大院的小伙伴们早上互相喊起来,围在院子正中老槐树底下的石桌上写作业,互相监督,谁也不许偷懒。中午晒的时候,睡上个午觉,养足了精神。下午不晒了就开始疯玩。行动范围就是这一个大院子,谁也不敢一个人跑出去,大家都很自觉。到吃晚饭的时候了,就能听见喊自家孩子吃饭的声音,此起彼伏,配合着灶里柴火烧出来的青烟,随着一阵刮过的秋风渐渐地飘远了。吃完饭也不消停,得消消食啊。爷爷每年春天都种葫芦,不知道有什么用处,但是坚持不懈,每年都种,葫芦的枝蔓缠在院里一棵老杏树上,从初夏结小指头大小的葫芦开始,爷爷就对我们严加防范,但是怎么能防得住呢?这葫芦从小到大没少让我偷摘。到了中秋节的时候,葫芦的大小已经不会发生变化了,但是皮会微微变黄。老杏树不高,很好爬,夜色降临的时候,我就偷偷摸摸爬上树去摘葫芦。要是不小心被发现了,树下的小伙伴马上一哄而散,留我一个人在树上和爷爷对峙。

  喜欢过中秋的理由很单纯,因为可以放假,许久不见的弟弟妹妹凑在一起玩。姑姑、舅舅、姨妈能回来的都会回外婆家过中秋。我特别喜欢去外婆家,因为在村子里,活动范围大,可以玩的项目也多很多。跟着外公去对面苹果山上摘苹果,山上路边的青苔已经不是春天软萌软萌的样子了,开始发黄变硬,但是我还是喜欢抠一块青苔揣在兜里,果树林里可以捡到很大的蜗牛壳。外婆今年新养的小鸡长大了好多,它们小时候毛绒绒、嫩黄色的一团,现在已经换上了新装。起过名字的小黄、毛毛我也都认不出来啦,外婆却能清楚的分辨出其中的不同。傍晚吃过饭,大人们去串门,去拉家常。几个小伙伴一起满村子胡跑,玩的渴了,就去偷人家的西瓜。分不清楚是谁家的地,但是不管谁家的我们只吃一个中等大小的,绝对不糟蹋,吃不完的放在人家地头上,等会还要拿回家去。有一片玉米地的边上种着两株葡萄,平时有玉米挡着是看不见的,这可真是个稀罕物件。以前只吃过葡萄却没见过它是怎么长的,葡萄刚结果的时候只有绿豆大小,后来长大了,有一颗率先变成紫色,我偷偷摘下来吃了,酸的我牙都软了。中秋的时候葡萄刚好熟透,能甜到人心坎里,中秋的枣也是又脆又甜。外婆家院子西边是一排的枣树,这些枣从来不打农药,所以吃的时候要小心可能会吃到虫。

  中秋的月色格外皎洁。四面环山的小院子,一轮明月悬在上空。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月亮,夜空中没有星星,璀璨了一夏天的星河今夜被月亮盖住了风头。月光倾泻而下,地上便镀上一层银色。鼻间萦绕的是烤月饼的味道、西瓜的味道、苹果的香气、为了防蚊身上风油精的味道。中秋节的月饼可是必不可少的,以前都是自己家烤月饼。花生仁、瓜子仁、葡萄干、红糖、白糖,用鸡蛋、牛奶、食用油和和好的面。家里没有那么大的烤箱的话,有专门烤月饼的地方,按炉收费。取大小适中的面团,捏成面饼包入馅料,搓圆之后放入模具,压出来就是形状规则花纹漂亮的月饼了。进烤箱之前要记得给月饼上扎两个小孔,烤好放凉之后,点一个红点。现在大部分人家都是去超市买来吃,方便省事,自己烤费时费力。我倒觉得还是自己家烤出来的好吃,只是越来越忙,少了不少其中的趣味。

  长大之后,有了分离才明白团圆的意义。去年临近中秋,爷爷与世长辞,从我有了记忆的时候开始就记得爷爷是个老头,好像他一直这样,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这个老头有一天会离开。他看起来一直很严肃,我几乎没见他笑过,因为院子里的小狗小猫,花花草草,树上的青杏葫芦我没少过和他斗智斗勇。但他从来没打过我,顶多就是吓唬吓唬。爷爷去世最难过的是爸爸,马上就是团圆的日子了,可我的爸爸再也没有爸爸了。爸爸的鬓角更加花白了,妈妈的鱼尾纹也深了些,我也长得这么大了。没过几个月我就离故乡千里之遥,第一次在项目部过节很不习惯。特别想家,想家到什么地步呢,不敢打电话,听到妈妈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就想哭,更不敢视频。妈妈一说她想我,我就更想哭,只好发微信聊天,可还是忍不住想家的情绪,偷偷一个人哭。不敢让我妈看见我哭,我一哭我妈心里难受,也开始哭,俩个人就这样泪眼汪汪的看着,互相心疼。

  马上又是中秋,又是一个团圆节,西北望乡何处是,东南月见几回圆。和爸爸妈妈联系一直很频繁,聊一下最近的工作,问一下家里的情况,叮嘱妈妈锻炼身体,提醒爸爸记得吃药。告诉他们,我在远方,一切都好,我会好好照顾自己。平日里,多数时间都是在上班,加班,或者在学习,努力工作,认真生活,不让他们担心。

  中秋虽不能和亲人一起过,难免伤感,但在项目部过也是一种新的体验,乐趣横生。和新同事,领导们一起共庆佳节,谈天说地,祈祝家人安康,顺心遂意,倒有一种“良辰美景共此时”的别样温情。凉夜星辰伴清风,星光夜色相皎洁,待到明月明年地,应念今宵笑语时。

  今夜, 月色很美。

点击量:
】   【 打印】   【 关闭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